哈尔·乔丹

【圈名-上官轩】盾铁/绿红/超蝠/aph独厨/普独/露中/味音痴/1599/all磊【主雷磊】

【露中】屋顶告白大会——日/本

#请正确配合tag看戏

【本田菊说,在这个屋顶,喊出自己一直想告白的事情,这就是勇敢。】 

「他呀,不会参加这次活动的。」
伊万微笑着,但小菊却有些讶异。

「怎么会呢?」

「我们的事情,他一直不敢向大家说……从前那些事情,太多了。」伊万盯着窗外的夕阳「但是,我从他的眼睛中可以看到一种热情……确实想要表达出来……」

「……」

————————————
————————————

「大家好!在下是这次告白大会的组织人,本田菊!」

『哇!!』

『在下也有一些事情需要完成!』

菊望着下面,好像在思考着怎么说比较好。

『在下,认识一位很优秀的前辈!他的内心像明月一样平和,使人心安。只是有时候稍微会在一些事情上做不出更大胆的决定!』

「耀君!」他突然叫出那个名字「在下喜欢你!请与在下交往可以吗!」

『唉唉?小菊不是因为画画暂且不找对象吗??』

王耀半天才回过神来,表情有点微妙。他咬咬牙,然后下定决心般双手作喇叭状向上回喊:

「——对不起!——我有另一半了!!」

『哎???!!!!』

本田菊没有流露出什么神情,只是紧接着询问他:
「请告诉在下那位是谁可以吗!」

「……」

「拜托了!」

「…………」
他看着人们都一副怀疑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焦虑。

「我真的有男朋友!!——是伊万!!」
王耀的耳尖都红透了,但还是更用力地喊出来「我爱的人是伊万哦!」

『哦哦哦哦!!他们真的在一起啦!』

「谢谢!」本田菊露出满意的笑容「因为你一直不敢告诉大家,我才会这么做!你们一定要幸福啊~!」
他在回头前又补充了一句:「这次很大胆哦耀君!那另一位的回答呢!」

「耀!」人群的另一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王耀透过眼泪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身影朝自己走过来。
「我爱你。」

『祝幸福!!』

……

露/菊:计划通√








——————
——————
http://米英

http://法贞

http://普独/亲子分

【普独/亲子分】屋顶告白大会——西/班牙

【本田菊说,在这个屋顶,喊出自己一直想告白的事情,这就是勇敢。】

「我是安东尼奥!」他将手背在身后,脸上是带有奇怪意味的笑容。
「有一件事情一直使我感到很困扰!!」

『什——么——?』

「关于基尔伯特!平时十分大大咧咧的家伙!」

「——居然经常对电话另一边的某人撒娇!」

『哦哦哦哦哦哦!!』

安东尼奥丧心病狂地笑了一阵,咳嗽一声继续说道:「【west~~今天被本大爷出去玩嘛~~】【w~es~t,什么时候回来啊?】【kesesesese~~!west最好了!本大爷超幸福!】……」

人们边笑边意味深长地围观着咬牙切齿的基尔伯特。

「——安东尼奥!!闭嘴!!west会生老子的气的!!」

「——我不在乎!管我屁事啦!!」

安东尼奥完全无视恶友的威胁,继续说着:
「大家看!”他从兜里拽出一条平角内裤“黑红黄条纹!这是他弟弟的内裤!——基尔伯特,上次在我家喝醉酒!遗留下来的!!」

「混——蛋啊!!!」基尔伯特似乎气到想上天「不要用你的手碰west的内裤!!!」

『重点是这里吗?!!』

「跟你们说!他建了一百多个账号给路德维希点赞!!」

『哇真的吗?好可怕!』
『路德发的博都没有几条哦……』

「其实有时候!基尔伯特还会偷偷跟踪路德!!」

『变——态——呀!』

「才不是!我担心弟弟有什么不好!!再说你不是也跟踪罗维诺吗!!」

「我是正当保护!」

「我也是!!」

「你能做什么啊你这变态!!!」

「你才是吧你这个番茄死变态!!!」

……

『怎么吵起来了??』

「大家!还有!……」这人似乎想继续黑基尔,这时有人轻轻拽住了他的手臂,安东尼奥疑惑地回头——

「你们……」路德蓝色的双瞳散漫着冰冷的气息,旁边……还有一脸嫌恶的罗维诺。
安东尼奥不由得一僵。

「——你们!够了!!!」

『果然被打了啊哈哈哈哈!!』

『——内裤掉下来啦!』

「交给本大爷——接到了kesesese!」

「——哥哥!」
基尔伯特仰起头,正好对上路德危险的微笑——右手提着那是安东尼奥吧!!

「你●是●下●一●个。」



——————
——————

http://米英

http://法贞

http://露中

【法贞】屋顶告白大会——法/国

——【本田菊说,在这个屋顶,喊出自己一直想告白的事情,这就是勇敢。】——

风,拂起他肩膀上的发丝,在阳光下似乎闪耀着金色光芒 。
他将双手搭在栏杆上,俯视下面等待自己的众人。

「——我曾经遇到一位女孩子!我发誓她是如此美丽动人!」
他首先如此喊了出来。

『讲真弗朗西斯遇到的女孩子比菊吃过的盐都多。』

下面有些玩味地躁动一小会儿,但弗朗只是面不改色地继续用大家能听清的分贝讲述着
「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被人欺负得够惨,躲在角落里。她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男生,顺口叫了声小哥哥!」

「——喂亚瑟!我不是被打傻了,要注意实际情况!」

「然后……」弗朗抬手,将遮挡视线的头发捋到脑后「她说要帮我打架,哥哥当然不是很同意啊!怎么能让一位女孩子做这么粗暴的事情呢?伊丽莎白你不要激动,她的情况和你不一样!哥哥没有说你粗暴啦!」

……

「可是我被她强行拉过去了,当时的上司明明害怕得脑子都不清晰!被这位女孩一句“是神的旨意”糊弄了过去——女孩子!果然有点狡猾!」

「最掉面子的是我在她眼里好像母亲可怜的孩儿一样??她这么说过!」

下面一阵哄笑,也是不给他什么脸。

『她是谁呢?弗朗西斯!』

「你们猜啊——!!」

『噫——!』

弗朗西斯跟着笑了,他比其他人笑得更开心,好像十分豁达的样子。

「我希望她不会介意——那位女孩的名字叫贞德!」

周围骤然间安静下来,只能感受到屋顶上的他唯一的欢乐气息——
「贞德!」他点点头,眼眸中不见底的温柔「她告诉我这美好的单词时眼中闪烁坚毅的圣光、嘴唇弯成最美的笑容——那么那么多岁月中只有她,让我想起自己存在的意义!」

「我爱那位勇敢的女孩,就像她用自己的方式爱我一样。」

「她死去的那天,我就站在烈焰中,那么灼热的东西避开我的身躯,吞噬了我面前的她。」
屋顶的风更大了,长长的金发掩住了弗朗的面庞,但他这次却不再捋开它们。

……

弗朗张张嘴巴,却没有再说出什么话来。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只会让人的脸颊感到寒冷。

……

「谢谢,这就是我全部的告白!」他用开头的声音做了结尾,转身离开了大家的视野。

只是,不知那种轻快的语气下、那副原本平淡的面容,此时此刻究竟是什么模样。



——————
——————

http://米英

http://普独/亲子分

http://露中

【米英】屋顶告白大会——美/国

#梗来自日/本一项神奇的活动

——【本田菊说,在这个屋顶,喊出自己一直想告白的事情,这就是勇敢。】——

「今天我有话要对一个人说!!」

劲风吹动阿尔弗雷德的呆毛,但他本人站得如自由女神像一样稳当。

「——亚瑟·柯克兰!!」

「昨天我又去了亚瑟家,他超懒,还在睡。」阿尔弗雷德向前走了一步,双手啪地搭在栏杆上:「还有!」

「亚瑟——!!你——!做的饭——超难吃!!!」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阿尔俯视着下面,众人笑到质壁分离有丝分裂。只有一个人低头扶额站在那里。

「但是!」
所有人慢慢安静下来,期待地听他说下去。

「你做的饭,我都吃掉了!!」

『厉害!!』

「——我吃掉你的饭!」阿尔突然举起手机,后仰一下,然后用更大的声音呐喊出来「因为!你是第一个关注我的人!!」

亚瑟始终没有抬头,弗朗西斯拍打着他的肩膀,笑得喘不过气来。

「还有——!」

『——什——么?』

「虽然,你做饭很难吃!!我很讨厌你!!」

『诶——??!』

「——但是因为饭菜讨厌你和爱你两件事是不冲突的!!亚瑟!I love you!!」

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以及,我不需要你在这里回答我!谢谢!」阿尔向大家招招手,转身准备潇洒地离开。

——「你站住!」

人群中的男子冲屋顶上的阿尔大喊:
「你给我记住了!!是我先讨厌你的!!」

『咦——!!』

「也是我!——」亚瑟深吸一口气,干脆闭上了眼睛「先喜欢你的!!!」

『啊啊啊啊啊啊!!!』

————
————

http://法贞

http://普独/亲子分

http://露中

最近觉得
emmmm……
最近
反正
对这俩个人很感兴趣
(゚∀゚ )

【不悯兄组/弟组】他的哥哥;他的爱人

#阿尔弗雷德的好莱坞式演技
#大概有些意识流

“你在做什么?快走。”

……

走?去哪里?

你是谁?

——————————
——————————
————

Mr.琼斯已经是第三次看到路德走神了。

他就坐在自己对面,有时候好像在听自己被不少人反驳掉的计划,有时又望望窗外——这场面真难得。

“Hi!!”

这张比阿尔还稚气些的脸露出惊讶的神情,浅蓝色双眼与hero海蓝眸子对视半晌,其他人的注意力便被这俩人吸引了过来。

阿尔的手从路德面前收回来,依然一副开朗的美式笑容。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啊德国,在想什么呢?”

(——在想哥哥。)

“……”路德显得有些窘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阿尔弗雷德眨眨眼睛,瞥了一眼旁边的亚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Tut mir……”
“——OK!会议时间结束了。”
阿尔抬起手,然后很自然地搭在路德肩膀上,表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路德,回去要多喝水,记得打开窗户换换空气…注意休息。”

“?????”

而旁人全然一副吃了炸药的样子观看严谨的阿尔嘱咐路德维希。

——你tm谁啊?!!

——————————
——————————
【 x月x日 

OMG!路德居然在会议上走神了,真是奇怪,难道他也闻到了亚瑟身上奇怪的味道?回去一定要把做死扛的食材全部处理掉√】

亚瑟眼角不着痕迹地抽搐一下:
“写日记就不要让我看到好吗!!”

阿尔看了看身边发脾气的英国老头子,若无其事地收起自己的平板电脑,依然没心没肺地笑着:“去吃麦0劳啦!这次可以邀请你一起去!”

“欸是吗?……不对吧!扔我的食材算怎么回事!”

“Ahahahahaha~~!”
阿尔和一脸恨铁不成钢的亚瑟走出会议室,却看到路德和另一个人还在走廊对话。阿尔突然停下脚步。

“又怎么了?”亚瑟差点撞到他身上。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话,只是看着那俩人——

路德维希和他的哥哥。
-哥哥,真正意义上的哥哥。

他看到基尔伯特亲吻了路德的脸颊,这大概不是他们家平常的打招呼方式。

“哥哥?你怎么来这里……”

“接你啊~”基尔插着裤兜,头上还卡着墨镜“开会这么辛苦,本大爷替你开车——全世界最帅的司机kesesese~~!”

……
…………

阿尔弗雷德把车钥匙扔给亚瑟。

“……你做什么?”
“Hero累了☆”

“你……哎算了,baka……”

——————————
——————————


——坚韧无畏的心出现了异样的感觉。


——————————————
——————————————

“West,你在做什么?快走。”

孩子却停留原地,矢车菊似的蓝色眼中闪过一瞬的茫然,之后骤然睁大。

那是谁?

“怎么了?”男人三两步走过来,在自己面前蹲下——那双染血般红色的瞳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桀骜不驯的气场中隐约渗透着血腥味儿。

“……”

“说话啊。”

沉稳严肃的低音使人不禁后退一步,此时此刻,阿尔弗雷德·F·琼斯反应了过来。

普/鲁士,这是普/鲁士。

显然自己夸张的表情让面前的人误会了,基尔伯特将声音放轻了些:“要迟到了,约好的事一定要完成。”

“……”

阿尔盯着向自己伸过来的手,又将自己的手抬起来看了看。
“走吧。”他握住自己的手,温暖又粗糙的掌心,比记忆中另一个人的还要宽大一些。

——向他解释,对他说——我是已经长大的、另一个国家……怎么回事?对…亚瑟开车送自己回家来着……向他说明这只是个特殊的意外,很正常的事。

……

很正常的事?

“虽然说你很喜欢和那个孩子玩,但英/国可不是省油的灯——在毒舌这方面。”

想要抽回的手微微一顿。

“west,别靠那个粗眉毛太近,知道吗?”基尔伯特语重心长的叹息中带着明显的调侃。

德/国怎么说来着?静观其变。

“O……Ja.”他点头,与那高大的身影一同前行。

——————————
——————————

“你看起来很有活力,普/鲁士的小家伙。”他看着亚瑟那张痞气尚存笑脸,心中漫起一阵异样的感觉。

“别靠他这么近”基尔伯特翻了个白眼,显然对这个自居绅士的人没什么好感“别吓到我弟弟。”

“呵~”

——天真又懦弱的小鬼罢了。

阿尔从这人的表情中,轻易地看透了他的想法。

斗嘴归斗嘴,两人还是被亚瑟请到后院中——被玫瑰丛包围的花园,空气中弥漫着即浪漫又庄重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跟在基尔伯特身后,没有再被拉着手进来。他环顾周围的玫瑰,与其说变扭,倒不如说他很喜欢这些热情的东西。

-【知道玫瑰代表着什么吗?】

-【浪漫?】

-【浪漫,热情,勇气】
记忆中的人轻轻拢住玫瑰花,再打开时,璀璨美丽的星光点点融入他的心脏。
还有他更为夺目的微笑。

-【这些都是你。】

“喂亚瑟,阿尔弗雷德也在家吗?让路德陪他玩会儿吧。”基尔伯特坐在庭院的圆桌前,顺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发,但不知是不是无意的被他躲开了。

亚瑟将红茶放到基尔面前,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他当然在家,在楼上玩…反正是一些奇怪的玩意儿,小孩子就是这样。”

“去找阿尔弗雷德玩吧,wes……t?”男人回头看去,却不见自家弟弟的身影。

“——还挺着急。”

——————————————
——————————————

扶梯

衣架

桌椅

装饰品

亚瑟·柯克兰
这个地方到处是他的气息,阿尔仿佛翻出了比仓库里更不愿触碰的记忆。

……

大概也有自己生活的气息吧。

……


『如果…如果不曾离开……』

『——不!您必定是自由的。』

我们本来应该陌生的,只是他选择遇到我。

但,为什么会与他们如此不同呢?如果从来都不曾陌生就好了吧。

……
…………
…………

“Hello?”

阿尔条件反射地作出防御反应——却看到一个穿着……十分农场气息的孩子,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但他喜欢——那双海蓝色眼睛纯粹得不参杂任何杂质。

“……”

“……”

真尴尬。

“你……”

“哇!路德!”少年突然开心了起来,甚至围着自己转了一圈“你真的来啦!我还以为亚瑟在逗我呢。”

“唔。”那家伙确实很会拿奇奇怪怪的话来哄小孩子。

——不过眼前这位路德还是自己?也是在演么?
过去这么多年,阿尔早已忘记那时的自己是怎样的眼神。他又不能直接上去问,如果不是的话就可能很麻烦了。

看着这热情的小子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阿尔抬起胳膊……
——「啪!」
“疼疼疼疼疼疼疼!”孩子捂着屁股大叫着跳了起来“路德你做什么!”

“这是哥哥教我的攻击方式”阿尔开始一本正经地扯犊子“很有效吧,你都没有反应过来呢。”
——欺骗自己?emmm微妙的成就感。

“呣……但是,不可以再打我的屁股了。”孩子埋怨了一阵,转眼又心很大地闹腾起来“走吧走吧,我在外面发现了一头野生的牛!偷偷带回家了。”

他热情地拉起阿尔的手……啊,是“阿尔弗雷德”拉起了“阿尔弗雷德”的手,某个房间走去。

自从这件事情开始以来,阿尔总有种什么东西未完成的感觉——仿佛,需要明白某些一直未能明白的事情。

一切都在指引,包括基尔伯特、与亚瑟相见、另一个“自己”……

还有什么来着?
“那头牛会吃掉亚瑟的花。”

“哎?”

——————————————
——————————————

……

庭院中那两个人还在谈论某些事情。

“他不必过于强大。”亚瑟看着茶杯中自己的倒影“他只是孩子。” 

“他是国家。” 

亚瑟皱了皱眉,最终将手中的杯子放回桌子上“他不是,你我都知道,我们只是一种过于强烈的信念,而那孩子不必独自承担一切——你想得太简单了,不知道什么才对他更好,只可能害了你爱的人,真是愚蠢。” 

“——你!”基尔伯特拍案而起,眼中凝聚着愤怒。而亚瑟只是平静地注视着他。

“……”

“…………”

“诶!算了!弄得本大爷像笨蛋一样——这个时间也该回去了,下次再见吧。”基尔伯特不悦地嚷嚷着,起身去找自己的弟弟。

“普/鲁士!”亚瑟对他的背影喊道“你那个天真的小鬼——你真打算让他代替你?” 

基尔伯特停下脚步,回头静静地望着对方的绿瞳。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他是我一生所爱的弟弟”他笑了,桀骜不羁的眉宇间露出罕见的温柔“我的国王。” 

———— 
———— 

…… 

“。” 

“他也是。”
英伦绅士出神地望着在阳台上向自己招手的阿尔。 

“用我的力量来守护……” 

————————
————————

梦醒。


————————
————————

“你是路德的哥哥。”

“嗯?”

“一直以来,都因为是他的「哥哥」,所以才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基尔伯特望着面前的年轻人——那难得认真的海蓝色双瞳,不禁咧嘴笑了起来。

“是啊,是哥哥——是他的爱人~”

爱人……

是爱人。
所爱之人,不论从前如何,现在拥有彼此就足够了。










“阿尔弗雷德F**k you!!!是你把我买来的食材喂给那群所谓的外星人的吧!!!”

《一群傻子的二十天集训》配图xx

画室平面图

真是,怀念呢ww(茶)

【全员向】一群傻子的二十天集训6

#老师是校长雇的
#助教是年轻的学长,曾经是画室的学生,有些还在念大学。

今早的伊万有点没精打采的,据王耀说是做了噩梦。

“伊万你怎么看起来这么逊啊Hahahahahaha!”阿尔弗雷德对此表示了关心,手里还拿着吃了一半的汉堡……今天早餐不是牛奶面包吗你tm哪儿来的汉堡?!

为了这美/国人的生命安全王耀抢先向前一步,一拳打在阿尔的肩膀上——
“那什么……早上好!”
“疼疼疼疼疼疼!!”

伊万连危险的笑容都没有,直接避开那些女孩子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怎么了?”短发女孩真·关心地看着状态不加的同学。
“嗯~?”弗朗西斯接过贞德递过来的胶带,回头瞧了一眼,无奈地对她摇摇头“……你呀,还是不要问的好。”
“?”

-昨晚弗朗出门给贞德送保温杯的时候正巧看到进入隔壁宿舍的娜塔莎同学(。

————————————
————————————
“同学们,先放下手里的东西~”安东尼奥微笑着拍拍手,大家闻言都看了过来“我们的老师到了——进来吧老师,同学们都在!”

老师?

教室的门被慢慢地推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人身上——一个抱着猫的棕发男人。

“嘛~老师也给同学们介绍一下自己吧。”

男人看起来十分慵懒的样子,手中缓缓抚摸着猫咪,头顶上的分叉呆毛似乎微微晃动着。

“……海格。”

……

…………

“……老师好!”“老师好。”“老……老师好。”“…”

真是
简洁不做作呢

“哈哈~海格老师就是这样,但是实力很厉害哦,大家要好好配合老师的指导。”

“别愣在那里,上课了,开始吧。”瓦修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大家赶忙开始今天的作业。

——————————
——————————

“……”

从刚才起基尔伯特就感觉有人站在自己身后——像幽灵似的一句话都不说。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别回头了,万一是安东尼奥……

“这…里”低沉的声音骤然传来,基尔不由地浑身一颤。一直站在身后的海格老师弯下腰,慢慢抬起胳膊,手指摁着画面上的主体物投影用力一抹“……近实远虚。”

他又在旁边路德维希的画上轻轻一点,再指指基尔的画。
“要…学习。”

路德对上哥哥的视线——向自己拿画板的手瞟了一眼。他表示抱歉地笑笑,抬手示意自己有好好保护伤口。

“嗯,了解!”
本大爷特别擅长学习kesesese!

……

阿尔弗雷德同学就是第二个被盯梢半天的人。

“学习亚瑟是不是?没问题√!”

“不……”海格轻轻叹了口气“认真一点……起形,阿尔弗雷德同学……”

……

呀好烦!

【全员向】一群傻子的二十天集训5

在回宿舍之前,基尔伯特突然伸手拉住了路德。

“哥!……”

“别动。”基尔收起平日的笑容,皱着眉抬起路德的左手,直接无视对方的挣扎。
“……已经很晚了……先回去休息……”

“闭嘴,臭小子。”基尔瞪了一眼心虚的自家弟弟,不由分说地翻过他的手腕——左手无名指上赫然一道不浅的斜向划伤,虽然已经不再渗血了,但还是新伤的样子。
“……”
“……”

有点尴尬。

“被刻刀划伤的?怎么不跟我说?”

“……”路德张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解释的话,只好避开基尔的目光看向别处“抱歉……”
“哟,你知道我会生气啊。”基尔伯特哭笑不得地揉揉路德一头金发,从衣兜里掏出创可贴“明天画画的时候把纸巾垫在左手下,不然会磨到伤口。”

“Ja。”

“我还真不信你,不听话的小鬼。”基尔伯特做了个鬼脸,向宿舍方向走去。

……

“——我不是小鬼了!”

————————————
————————————

王耀盯着本田菊的床铺看了有那么一会儿。伊万看看空无一人的床铺,又看看那人纠结的脸——
决定继续翻看自己的手机。

“伊万”王耀打破了宿舍的沉寂“你说我能不能趁机跟小菊换换床铺?”
“不行吧?”趴得像只熊的某人连头都没有抬“请假之前他连铺盖都拜托朋友弄好了,一看就是占床位的意思。”

“诶呀!算了算了,明天问问老师。”王耀踩着梯子准备爬上自己的铺,却在与此同时听到敲门声。

“谁啊,这么晚了。”王耀不得已又从梯子上爬下来,踩着拖鞋走到门口“谁?有事吗?”

“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女生?

不过这个时间大部分同学应该都不会乖乖睡觉——包括对面走廊的女生宿舍。

反正大家还没有脱衣服什么的,王耀还是决定放她进来好了“哦,可以……”

“不!”

闻言疑惑地回头,伊万惊慌地冲他低吼着,王耀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伊万惊恐的模样可不常见。

“怎么了?”(低声)

“——娜……!”

“那我进来了哦。”得到允许后,妹子的语气突然欢快了起来,房间的门一点点敞开,伊万的脸色却来不能好了。

“哥哥!!”

王耀只来得及看到米白色长发从自己眼前飘过,趴在床上的伊万弹起身来逃命似的往王耀铺上爬。

“……诶哟,是娜塔莎同学啊。”
王耀顺便关上了门,幸灾乐祸看着被拦腰抱住的伊万“有什么事儿下来慢慢谈啊伊万,别把我的铺弄塌了。”

“哥哥哥哥~~~我好想你呀~~”

不是上课的时候见过吗!!

“耀——!救我!救我——!!”
“我不能对付女孩子呀?”
“耀!”

————————————
————————————

……

“……真热闹呢。”
一直窝在上铺的少年捏捏玩具熊的爪子。
『谁?』

“马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