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乔丹

-存图随意-指绘+板绘,几乎随时随地都在画画(。【圈名-上官轩】喜欢的只会增加,不会替换/12厨【12team】/荣迷/悟贝/盾铁/贱虫/绿红/超蝠/aph独厨/普独/露中/泽灯(白鬼)/味音痴/猴崽子(99,86,DK)/all磊【主雷磊】/罗志祥
/寻梦环游记/杰园/【底特律】警探组
/毒埃/是伪男(。
对个人生活没有影响的黑历史是不会删的,请参观我的黑历史(。)
我哪儿来的勇气,灯戒给我勇气x

【警探组】花吐症4

【防火墙已建立……】 
【防火墙已建立……】 

不知道过了多久,汉克都觉得自己仿佛又在漫长的等待中老了10岁,直到马库斯和卡菈睁开双眼,两人径直倒在沙发上的声音击醒了汉克。 
“好…了。”马库斯向卡尔点点头。 

康纳闭着眼睛,身体一动不动不动地靠在桌角,好像被人夺取仿生心脏或迎头开了一枪那样。 
可他头上蓝色的光圈还在平稳地旋转。 

“……”汉克沉默半晌,然后将一只手放在康纳背后,另一只手探入其腿弯,将这个比想象中轻许多的仿生人横抱起来。 

马库斯和卡菈似乎耗能过多,倒在沙发上不愿起身,干脆进行了待机。 

“谢谢。”汉克低声道谢,之后按照卡尔的指示带康纳到一楼的客房里。 

“大家都需要休息了。”卡尔慈爱地摸了摸爱丽丝的头发“晚上请到书房,我想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 

“……”汉克注视着康纳的面庞——是一副年轻又刚入成熟期的样子,此时冷漠的仿生人显得十分柔和,额上一缕垂下的头发为他增添了人情味,仿佛是一名普通人类在睡觉而已。 

如果忽略掉康纳衣服上的血迹和嘴唇上显眼的蓝色——它们不久会自行消失,可此时却让人感到难受。 

“唉……”汉克将手搭在康纳额上,半天才憋出一个单词:“Sorry。” 

———————— 
—————————— 

今夜底特律难得平静,无风,无雨,黑夜比白天更加晴朗。 

康纳看样子没有醒的迹象,汉克关上房间的门,与马库斯和卡菈一起走向书房,卡拉想让爱丽丝去休息,但小女孩看了看康纳所在的客房,摇了摇头。 

大家看到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卡尔。 

“很多年前”卡尔推动轮椅,带领众人来到书架前“伊利亚问我:‘您觉得机器与人类有什么区别?’” 

“我嘲笑他钻研太过了,他反驳我沉迷于绘画才奇怪。”卡尔轻笑一声,停在书架某一处。 

“‘我觉得机器与人类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他这样跟我说‘人类只不过是有了足够行动的能力,便从无智慧进化成有智慧、情感的物种。’” 

“‘赋予机器越来越多的能力,他们也会拥有人类一样的……情感,这是势所必然。’” 

“可不是……倒是康纳这家伙觉醒后本质都没什么变化。”汉克不合时宜地吐槽了一句。 

卡尔伸手抽出一本书来,随意地翻了翻,便合住放在膝盖上。 
“花吐症,他掌控模控生命时曾经提到过这个。” 

“花吐症?”汉克抓住了这个词“是康纳现在所患的病毒吗?” 

“我不知道,伊利亚说花吐症不是病毒,而且……”卡尔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耸耸肩,转身将书递到汉克手里“我无法告诉你准确的解决方法,但我可以将它交给你,我们都知道安德森警官是名优秀的探员。” 

汉克愣了一秒,然后发出来疑似自嘲的哼笑声。 

“不早了。” 
他看向窗外:“我想我还有事做……” 
汉克确实有很多事要做,除了相扑的晚饭,还有之前的案子,那个让康纳差点报废结果被自己爆头的杀人犯。 

但他犹豫了一下。 

“我想带康纳回去。” 

“当然。” 

安卓机到底和人类不一样,他们只要正在休息,便不会被外界轻易打扰。 

汉克像之前一样将康纳从床上抱起来。爱丽丝将康纳垂下的手臂抬起,轻轻地放到其胸膛上,汉克见状挑了挑眉但没有说什么。 

“对了,安德森警官”卡尔捻起桌子上那朵来自康纳体内的仿生花:“这个,可以暂且交给我吗?” 
“哦……当然。” 

要学着信任更多的同伴。 

—————— 
———————— 

一路上十分平静,康纳躺在后座——不知道什么心理驱使汉克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他身上,最近底特律天气还好,到了晚上也不会冷。 

觉醒前的康纳表露过强烈的异常行为,他会焦躁、生气,不客气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那时的他过于人性化——都是从卡姆斯基那里回来之后发生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觉醒后的他又回到以往冷静的状态,这个反差搞得汉克一头雾水,甚至怀疑这个气人安卓有没有演戏给自己看。 

“妈的……我怀疑自己真是个蠢货。” 

“好感?…这机器人确实莫名其妙地让人产生好感…哈,这也是设计的吗?让人不知不觉喜欢……” 

“……” 

“放屁,老子明明讨厌这破机器人。” 

“汉克……” 

这种思考方式简直让人出现幻听。 

…… 

嗯?? 

他透过后视镜看到康纳的眼睛——那小机器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他身上还披着对其来说过大的外套。

评论(5)

热度(275)